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林盟主的霸气生活
武林盟主的霸气生活

武林盟主的霸气生活

夕阳就要落下,绚烂的晚霞映红大地,整个终南山一片寂静,只有偶尔的几声鸟鸣和微风扶过树叶的细微声响。

  这时,一阵沉重的马蹄声打破宁静,山间的小道上出现了一匹血红色的马,马上坐着一人,咦!不对,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是坐在男人的腿上!似乎还一动一动的,微风中还时不时传来“蒽。恩”的呻吟声,十分的撩人。走进一瞧呵呵,原来是对小情人在作爱!

  (唉。世风日下啊!)只见那女子,双手反搂着男子的脖子,双眼半闭,一脸的迷醉表情,那样子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了!男的呢,一双大手,从女子的上衣下穿过,紧紧的捏住那双高挺丰满的乳头,挤压着,蹂躏着,屁股随着马背的颠簸,有节奏的耸动着。粗大的阳具,在那迷人的仙女洞中出出进进。(嘿嘿,他们倒是舒服,可苦了这只马儿啊!驮着两个人不说,还要听着靡靡之音,忍受着欲望的煎熬!)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近来在江湖上闻名遐迩的少年奇侠,男的叫卓一航,二十出头,女的叫李香玉,年方十七。卓一航乃天山门下,是一代大侠有“战神”

  之称的方啸天的唯一传人,女的来头就更大了,父亲是现任武林盟主李正阳,从小就拜与方啸天齐名的“凌波仙子”何淑君的门下。

  两人在从师学艺多年后,告别师父下山行走江湖,磨练技艺,结果在追杀一个恶贯满盈的采花大盗时偶然相遇,两人一见钟情,此后相偕行走江湖,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和多次的患难,两人由相识,到相恋,最后终余彼此以身相许。

  现在两人正是要回到李香玉的家想请李正阳为他们操办婚事。

  两人在打破禁忌,有了鱼水之欢后对此事都非常的渴望,几乎夜夜春宵,乐此不疲,有时兴致一来,在野外也要作上一次!

  这不都快要到家了,因为一路急驰,两人都有些热,卓一航怀中搂着这么个天香国色的玉人,浑身火热,散发着阵阵幽香,早就绮念丛生,想入非非了,好不容易等到天色渐暗,路上行人稀少,就缠着香玉求欢了。

  “玉妹妹,你行行好,救救我吧!我忍的好辛苦啊!”卓一航,付在香玉耳边央求着。

  “可是就快到家了啊!航哥你就再忍忍好吗”李香玉双颊绯红的说:“等到了家,拜见了我的父母以后,我就给你!

  卓一航此时那还忍的住,一双大手急不可耐的滑入了香玉的衣襟之内,掀开肚兜将那双温软香滑的丰乳轻柔的掌握,食指按住乳头有节奏的揉搓。同时把头埋在香玉的颈间,呵出阵阵热气,舌头上下舔弄着,胯下早就如柱般的小弟弟,紧紧的抵在她的屁股上,不住的挺动。

  李香玉,刚开始时,还有些害羞,强忍着内心逐渐升起的欲火,婉拒着”哥,别这样要是让人瞧见,我会羞死的“

  卓一航却毫不理会,反而变本加厉的动作着,随着他的动作的加重,李香玉浑身的躁热感越来越强烈,鼻息变的急促而沉重,尤其是双腿之间那神秘之处更是有如万只蚂蚁在爬,瘙痒难奈,只有夹紧两腿,不停的扭动。情不自禁的发出勾人心魄的呻吟声

  ”哼!啊‘不要,不要!“

  最后终于经不起潮涌般的的欲浪,李香玉低叹一声”唉!冤家,我应你就是了!,可是这在马上要如何作呢?“

  卓一航听的香玉答应了,高兴的笑了:”好妹妹,你就交给我吧,保证让你玩的痛快!“

  说完将李香玉抱起,让她作在自己的双腿上,轻轻的将她的腿分开,腾出一只手,撩开裙子,探入幽径里一摸,满手湿滑。”玉妹,你都这样了,还说不要,哈哈!“卓一航促狭的说道。

  ”去,你个死人,要不是你毛手毛脚的,我如此。“李香玉娇嗔到”得了便宜还卖乖,再说就不给你了。“说完假装要夹紧双腿。

  ”别别别,哥错了,妹妹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就饶了我吧!“说着卓一航,急忙抵住李香玉的腿,另一只手也离开了美好的乳房,帮着褪去了她的小内裤

  接着飞快的解开自己的裤子,威武的玉杵,高昂着头蹦了出来。然后他将李香玉香臀轻抬,一只手扶者巨物,从后面抵住那想念已久的小穴洞口,稍做调整后,将香玉臀部放下,腹部顺势向上一挺,玉杵齐根而入。填满了李香玉的温暖而紧凑的仙人洞。

  稣爽的感觉,象电流般瞬时传遍了两人的全身,几乎同时两人如登仙境般,发出了满足,惬意的长叹”啊,呼“

  ”舒服吗?玉妹。“卓一航问道。

  ”嗯,没想到这样也可以如此舒服……,喔……哼……“香玉娇喘着一边细声呢喃。一边随着马背的颠簸,上下挺动,并且主动将卓一航的手拉住放在了自己那圆挺饱满的双峰上。

  ' 航哥,快帮我揉捏。揉捏,那里好涨,快嘛!' 此时的她早就忘了害羞,完全沉醉与欲海之中。

  卓一航听了伊人有此要求,那有不从的道理,两只大手铆足了劲象揉面一样拼命的揉搓。挤压,

  受到上下两处,双重强烈快感的冲激,李香玉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双萌紧闭,双颊酡红,双手无力的反勾着卓一航的脖子,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荡人心魄的呻吟。

  两人就这样坐在马上纠缠着。挺动着。忘记了一切,连路对不对也不看了。

  辛好马儿识途,知道该往那走,虽然没有主人的指挥,却没有走错方向。逐渐的已经来到了终南山的深处,一个僻静而险峻的峡谷前。

  只见峡谷内曲靖深幽,一条山间小道百转千回直通谷内,看不到路的尽头,顺着小道两边长满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都是寻常之地难得一见的宝物。最奇怪的是这些花草长的错落有制,很显然决不是天地自然所生,应该是有高人栽种。

  为什么说是高人呢?很简单。一般的人何以能收集到如此之多的奇花异草,况且就算收集得到。若无相当高明的种植术,又如何能让这些原本生活在八荒各处的花草存活与此呢?

  说了这么多各位应该明白了,没错这里就是无数人景仰的武林圣地,武林盟主李天阳的家,也就是李香玉的家隐龙谷

  这时,马上的两人终于从抵死的缠绵中,回味过来,虽然意尤未尽,但看到家了,也只有作罢,下的马来,整理了一下紊乱的衣裳,然后信步走入隐龙谷中。

  两人手牵手,漫步在幽静的小道上,还不时说笑着。

  ”好美啊!“卓一航惊叹的问道”玉妹,这些花草都是你家种的吗?

  “当然啦!,这些花草都是我爹派人从天下各处的奇绝之地采回来得”

  “可是,这些花草怎么能在此生长呢?!”

  “呵呵!当然是有高人栽培咯,这个人你一会就能见到了,那就是我妈。”

  “不得了,那你妈可真是个高人了!呵呵”卓一航迷恋的看着路边的这些花草,时不时的发出两声感叹“唉!真叫人难以置信啊!”不知不觉中冷落了身边的玉人。

  李香玉如何肯干,大发娇嗔:“航哥,人家和你说话呢!你怎么理我啊,只顾看这些花草:”说完一个纵身,抛下卓一航,独自向前掠去。

  这时,卓一航才醒觉,急忙跟着香玉的背影追去,“香妹等等,我错了,给你陪不是行吗?”

  可李香玉却置若罔闻,继续展开轻功向前飞纵,逼的卓一航也使出了独门身法“浮光掠影”在后面紧紧的追着,两人在羊肠小道上,电一般的闪过,迅速消失在路的尽头,只留下一串急促的呼喊声。

  两人追逐着,很快来到了隐龙谷的心脏地带,一片异常开阔的平地,那坐落着一个面积不大却很有气势的庄园,庄园周围星罗奇布的栽种了许多参天巨树青刚松,松林间清烟缭绕。

  这时李香玉才停了下来,俏立在路旁等着卓一航,一转眼卓一航就来到了她的身边,一脸慌张的表情“香妹,你别生气嘛!我给你作揖了!”

  说完夸张的一弯到底,头微微扬起,偷偷的看着李香玉。

  “真是个呆子!人家那有生什么气啊!不过是逗你的,让你着急,快起来吧,这揖我可承受不起,呵呵!呵呵!”李香玉抿着嘴娇笑连连。

  “嘿嘿!女人的心秋天的云,真是不错啊”卓一航讪讪的笑了笑,站起来挨近李香玉,牵起她的手赔笑道“香妹,没生我的气就好,刚才急死为兄了”

  “对了,香妹前面的庄园应该就是你家了吧。”

  “是啊!航哥我们快走吧,还要花不少时间通过这片松林呢!”说完拉着卓一航的手,飞快的进入了松林中。

  李香玉领着一航,在林中迂回前进,似乎是踏着五行八卦的路数,但又另有玄机。

  这时卓一航才有所察觉,暗想“怪不得,方才我在林外就觉得有些古怪,原来这是个巨大的松林阵。呵呵!玉妹忽然停下来等我恐怕也是怕我一个人在林中会迷路吧!不过话说回来此阵的确奥妙无穷,让人难以捉摸,一不小心可真的回被困在林中,不知这阵又是何人所为”念及此,就要发问。

  突然,一阵急促而密集的锣鼓声自庄园处传来,李香玉乍闻此声,脸色一变,焦急的对卓一航说到道“航哥,我家里可能来了敌人,这锣鼓声就是报警的,我们再快点好吗?我好怕家里会出事。”

  卓一航应了声“好”两人施展出全身功力,向庄园奋力掠去。很快来到了庄园门口,之间大门禁闭,园内传出阵阵兵刃交接的声音。

  两人等不及打开门,一个纵身飞上了墙头,向内望去。看见院中的校场上,密密麻麻的很多人围成一圈,圈中一个风神俊秀的中年男子,正于一个身材火暴的红衣女子紧紧的斗在一起。很显然的男子稳占优势,此时正悠闲的手拿一把玉扇,来回抵挡着红衣女子急如暴风雨般的进攻,周围的人应该都是中年男子的门徒,却不帮忙,只是时不时的对男子精妙的招式发出阵阵喝彩。

  “还好,没事”李香玉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松弛了下来。“香妹,场中的中年男子该不会就是伯父大人吧!好高的武功啊!”卓一航兴奋的问道。

  “谢谢航哥的夸奖,呵呵,爹他老人家听到一定会很高兴的。”李香玉满脸自豪的笑着。

  “咦,这个女子的武功好怪,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剑招,阴毒异常,不知是何门何派的剑法。”卓一航讶异的看着场中的红衣女子。

  “恩,是啊这种剑法真的好古怪,招招取人要害,毫无回旋的余地,简直就是在拼命嘛!”香玉点点头“不过放心,爹能应付的”

  话音刚落,红衣女子忽然使出一招,只见她腾空跃起,在空中顺势一折身,双手握剑,身体急速旋转,对着李天阳直刺而下。这可是一招完全不要命的招式。

  很显然她想与敌共亡。

  之前一直都很轻松写意的李天阳,此时一脸凝重,双眼流露出警惕的目光,他已经看出了红衣女子的意图,不敢怠慢,轻喝一声,左掌一挥在身前转了一圈,部下了一道罡气形成的墙,护住全身要害,同时右手展开玉扇,手腕一抖,空中顿时漫起连绵不绝的扇影,对着从天而降的剑花迎了上去,一阵乒乓声后,忽然“啊!”的一声惨叫,红衣女子,被强劲的气流,震的倒飞出三丈开外,一口璎红的鲜血飞溅而出,“扑通”一声跌到在地,昏死过去。

  而李天阳这是也是气喘吁吁,显然刚才这一招耗去了他大量真元,此时的他已经很累了。

  “哎呀,好险,刚才爹爹差点就受伤了!”李香玉马上跃下墙,娇呼“爹,你没事吧,女儿吓死了”边喊边快步走向人群中的李天阳。卓一航也快步跟上。

  李天阳骤闻此声,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回过头,朝女儿挥手示意,并摇头表示没事。

  突然从较场对面的墙上闪出一条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向校场飞来,转眼到了跟前,嗖的一声,举剑刺向李天阳背后,此时的李天阳以是强弩之末毫无还手的余力,眼看就要惨招暗算,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又一道身影扑向李天阳,挡在了李天阳的身前,硬生生替他挡住了这致命一剑。

  当被这一突发情况惊呆的众人清醒过来时,前后两个人影早以斗在一起。李天阳则安然无恙正密切关注着打斗的情况。原来救李天阳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好赶到的卓一航,此时他正施展出师门绝艺“雷霆剑法”全力与刺客周旋着,再看那刺客,又是一位女子,一身紫红色紧身装扮突显出窈窕的身材,面容娇好,堪称绝色,只可惜一脸阴狠之气,让人胆寒。

  她显然是和红衣女子一路的,使的剑招与红衣女子一样辛辣,狠毒。不过却比红衣女子功力更高,剑法更刁钻古怪。没多久就逼的卓一航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卓一航虽然虽然全力应付,无奈技不如人,一时间险象环生,好几次都差点中剑,

  这时在旁观战的李香玉见势不好,娇喝一声“航哥,别急小妹帮你来了”说着越入场中就要和卓一航并肩拒敌。

  “呵呵,亏你们还自称名门正派,却做这以众敌寡的不齿之事。好不要脸”

  紫衣女子不屑的说道:“哼!来吧本姑娘还怕了不成,就让你们做对同命鸳鸯,一起受死吧!

  卓一航闻言,脸色一变对着李香玉厉喝道”香妹,你退开让我要单独和她较量,我可不愿让人小瞧了“

  李香玉听了次话,顿时不知如何是好,想帮忙,又怕卓一航生气,不帮吧,又怕玉郎出事,手足无措的呆立在一旁。

  就在这时,紫衣女子趁卓一航说话分心的一瞬,突然发力,刷刷刷连续几十剑刺向卓一航,顷刻间几十道剑影将卓一航全身笼罩,每一道剑影都刺向各大要穴部位,

  卓一航立即感受到四周狂涌而至森森的剑气,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心叫不好,无奈之下只有使出全身功力,拼命挡架。

  ”当当当当“的几十声脆响,卓一航连连后退,奋力的挡下了几十剑后,再也无力招架那最后一剑,危急时刻,只是凭着习武者的本能反应侧身一躲。

  虽然躲过一剑穿心的厄运,但还是被剑所伤,只听”嗤“的一声,衣襟被剑尖挑开,胸前也被剑划出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顿时鲜血狂涌而出。卓一航整个人也被剑气击倒在地。

  紫衣女子顺势上前,就要补上一剑。可当她的眼光掠过卓一航胸前时,忽然一脸惊讶!手中的剑也停了下来。颤声问道:

  ”你今年是不是马上就要满二十了。“

  卓一航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紧紧的闭上了双眼放弃了挣扎。突然听到这奇怪的问题一楞,睁开眼茫然的看着紫衣女子点点头”不错,你怎么知道啊!“

  就在这时李香玉赶到了卓一航的身边,挺身护住了他,而且李天阳也恢复了几分体力,也飞身赶到,立在一旁监视着紫衣女子的一举一动。

  不料紫衣女子,此时却将剑一收,一言不发转身走向昏倒在一旁的红衣女子,将她扶起背在身上,然后迅速的飞上墙转眼远去。

  众人都被这怪异的状况搞的一片糊涂,所以也没人去阻拦,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消失,过了一会才清醒过来,再要去追为时以晚。

  ”哎哟!好痛啊!“卓一航躺在地上呻吟道。这一声立刻让大家意识到,还有个伤者在地上躺着呢?

  李香玉急忙蹲下身,满脸疼惜的一边为卓一航止住鲜血,一边轻声的埋怨道:”真是的,人家要帮你,你还不让,这可好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叫人家如何是好“说着说着两行清泪顺着脸郏流了下来。

  ”香妹,别哭,别哭,我这不是没事吗?呵呵!“卓一航见状连忙安慰道。

  ”你就知道逞强,这么大的伤口还说不重,你知不知道,人家刚才都快被吓死了!哼!下次你在这样看我还理你“李香玉大声的嗔道。

  ”呵呵!好女儿你就别在数落他了“李天阳在旁替卓一航解围道”其实依我看,这位贤侄不让你帮忙实在是豪气可嘉,很有侠者风范哦!对了爹还不知到这位贤侄的名字呢?乖女儿,还不为爹介绍一下,爹可要好好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啊!“

  ”爹!你怎么也帮着他说话嘛!女儿可不依啊!“李香玉满脸通红娇嗲的说道”他叫卓一航,是方萧天师伯的弟子,和女儿是是哦!是很好的朋友“李天阳一听到方啸天的名字脸色一动,一丝惊异之色转眼而逝,马上笑道:

  ”原来是战神之徒,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呵呵“接着促狭的对着李香玉说道:

  ”很好的朋友是吗!哈哈哈哈!“

  李香玉羞得娇嗔不已,”不许笑,爹啊!你在笑女儿我就不理你了!

  这时卓一航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李天阳一掬到地,“伯父在上,请受小侄一拜”

  李天阳连忙将他扶起“呵呵,贤侄不必多礼,你可是有伤在身啊!”说着又对着李香玉说道:“玉儿,你快带一航去见见你的母亲,她会很高兴的哦!顺便让你娘替一航疗下伤!”

  “对啊,我怎么忘了娘可是一个神医呢?真是该死,那我们这就去见娘了,爹还有什么事就去办吧,不耽误你了!”李香玉吐吐舌头,作个鬼脸,然后扶着卓一航离开了校场,向庄园西面一座阁楼走去。

  李天阳看着两人的背影,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神秘笑容。

  ==================================================================不久李香玉扶着卓一航来到了阁楼前,李香玉大声叫道“妈,我回来了,你快出来啊,这有个人要你帮他疗伤”边说边扶着卓一航走进了阁楼内,这里的不是很豪华,一点也体现不出江湖盟主居所的气势,但屋内的装饰和家具却非常的典雅大方,别巨匠心。让人觉得在此居住应是很惬意的事。

  “来了,死丫头一回来就嚷嚷,什么时候你才能长大懂事呢”随着话音从内屋中走出一人,一身素衣装扮,虽然不施粉黛,仍然光彩照人,好一个风华绝代的佳人。此人正是李香玉的母亲林秀美。

  卓一航看的目瞪口呆暗想“好美啊!虽然和玉妹非常相象,但比玉妹更成熟,更具韵味,嘿!不知玉妹以后是否就是这个样子,那我就有福了呵呵”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背部一痛,“哎哟!”只听李香玉娇嗔道“呆子,发什么楞啊!还不快见过我娘!求她给你疗伤”

  卓一航急忙走上前施了一礼:“一航见过伯母”

  林秀美含笑说道“免礼,免礼你是玉儿的朋友,都是一家人不要多礼”说完仔细的瞧着卓一航,一看之下脸色大变,噔噔噔连退几步娇躯一软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一只手指着卓一航颤巍巍的说道“你,你,你,天啊!你还没死。”接着就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发出一阵哽咽声。

  李香玉和卓一航一阵莫名,奇怪的对望了一下,李香玉走近林秀美疑声问道“娘,你没事吧,怎么一见到航哥就象见到鬼一样,什么你还没死,你以前见过航哥吗?不会啊!你这十几年都没出过谷啊!

  怎么会呢?”卓一航也说道“是啊!伯母应该没见过我啊!怎么会如此说呢?



  林秀美一下子清醒过来,叹了口气,对二人说道”没事,是我糊涂了,一航长的太象我一个故人了,一见之下还以为他死而复生了,所以有些激动,失态了“”哦!真的吗?我真的很象伯母的那位故人吗?“卓一航问道。

  林秀美又仔细的看了看他,点点头”是啊!真的太象了,活脱脱的就是当年的他,唉!“语音充满了惆怅

  说完深吸口气,整理了情绪,岔开话题说道”一航,你身上不是有伤吗?来我给你医治一下“说完让卓一航坐下,有进内屋拿出了一些疗伤的物品又对李香玉说道”玉儿,你去谷中采些龙蜒草回来,我要用来给一航疗伤“”好的,我马上就去“说完李香玉急忙走出阁楼采药去了。

  这下屋内就剩下林秀美和卓一航二人,林秀美仔细的替卓一航清理着伤口,动作十分的温柔,因为要仔细所以身体和卓一航挨的很近,胸口贴着卓一航,双峰随着搽拭伤口的动作时不时的碰上卓一航

  卓一航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如何受的了这样的刺激,顿感浑身燥热,血流加速,不自觉的低头看着那颤动着的双峰,跨下的巨物早已一拄螓天,可是却不敢一丝异动,生怕林秀美发现自己的不妥,那就没脸见人了。

  可那双美好的双峰依然不停的胸前跳动,似乎在召唤着卓一航,让他那以自制,最后卓一航终于忍不住阵阵的酥麻感,不能自以的哼了一声,身体向后移动了一下,想要躲开。

  这时林秀美才发觉到卓一航的异状,眼睛无意的向下一看,看到卓一航的下身早就顶起了一座小帐篷。林秀美瞬时满脸红云,羞不可抑,’哎呀”的低呼一声,掩面退开。

  一时间屋内一阵沉默,气氛非常的尴尬。

  卓一航低这头涨红着脸,小声说道“对不起,伯母我太失礼了。”

  “不,不,这不怪你,都是都是”林秀美咿唔了半天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实在忍受不了这尴尬暧昧的气氛,埋头飞般的向里屋跑去,谁知慌乱之下,一个踉跄被门槛拌到,“呀”的一声就要跌倒。

  卓一航见状箭步冲上前,双臂一张,想要抱住林秀美不让她摔倒,不料扯动了伤口,胸前一阵巨痛,双臂一软,只听“扑通”一声两人一起滚落在地而且叠在一起,正好是男上女下的姿势。一刹那间因肉体亲密接触。挤压。

  厮磨产生的巨大的快感象电流一样迅速传遍全身,延伸至每一个神经末梢。时间在这一刻忽然停止。两人忘了身在何处,只是静静的凝视着对方,同时发出阵阵急促的喘息声。

  “风郎,是你吗?真的是你!”林秀美双目含情的盯着卓一航,突然哀怨的说道:“妾身,好想你哦!这么久了,为什么你都不来看看我,你可知道你的秀美过的好苦,好累啊!”说着星眸半闭,樱唇微张,呢喃着“风郎,秀美多么需要你的慰籍啊”一行清泪从眼中流下。

  这时的卓一航哪还分得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眼中只有这身下幽怨凄美绝伦的动人女子,脑中只想着“我要安慰她,保护她!让她快乐”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吻上了那让人消魂的玉唇。温柔的吸吮着,并用舌头舔那脸上的泪水。右手自然的抚上林秀美圆润修长的大腿,贪婪的抚摩,揉捏着,并且渐渐向上移动,来到丰满的臀部,纤细柔软的腰身,终于来到了令人神往的玉峰,那只大手急不可奈的覆了上去,有力的揉搓着。

  从乳头传来的阵阵酥麻感,强烈的刺激了林秀美,俏脸涨红,口中发出“啊啊喔”的呻吟声。不时扭动被卓一航压在身下的娇躯。如此一来更让卓一航欲火狂烧。阳具更是青茎直露,硬的无以复加。

  只听卓一航低吼一声,右手抓住林秀美的上衣领口,“嗤”的一声撕开了她的衣服,露出白色丝织的小肚兜,随手一掀,一双玉乳跃然而出。卓一航埋头将其含入口中,发狂的吸吮着,同时左手往下就要解下林秀美的裙子。

  这时一阵清风吹过,林秀美只觉胸口一凉,猛然清醒过来,睁眼一看大惊失色。

  “不要这样”大叫一声,纤手用力一挥“啪”的一个耳光打在卓一航脸上。

  接着一掌拍过去,“碰”的一声将他震的老远。

  卓一航毫无防备之下,“咕咚”摔在地上。痛苦的叫了起来。

  林秀美转身逃进了内屋,再也没有出来。留下卓一航一个人在那呻吟着。此时的卓一航才醒悟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羞愧的无地自容。恨不得一头撞死。又不敢进去向林秀美请罪,只得呆呆的躺在地上。

  过了很就,李香玉回来了,一进门就看见卓一航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把卓一航扶起来,焦灼的问道“航哥,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一个人躺在地上,我妈呢?她不是在给你清理伤口吗?”

  ' 哦!你妈她已经给我清理好了,忽然有些不舒服,就进去休息了,我一个人闲着无聊就想出去看看,没想不小心摔了一跤,跌在地上,刚好你就回来了“卓一航硬着头皮编了个谎话。

  ”是吗?那我进去看看妈,现在怎么样了,你别动乖乖的坐着,啊!“说完向里屋走去,一进到里面,就看见林秀美侧身躺在榻上,担心的问道”妈,你没事吧!是不是病了,哪不舒服啊“说着来到榻前。

  ”我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一会就好了,玉儿,你去把龙蜒草给一航敷上吧,妈想休息一会,好吗?“林秀美头也不回的对李香玉说道。

  ”好吧,妈你休息吧,不打搅你了,我这就去给航哥上药“说完很快的离开了。

  林秀美这才转过身,看着女儿的背影幽幽一叹”唉,怎么会这样啊“脑中又浮现出刚才的情形,有是羞愧,又有点茫然,惆怅==================================================================这时的卓一航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生怕自己的谎话被拆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看见李香玉走了出来,急忙问道”你妈她怎么样没事吧!她说什么了吗?“

  ”哦,妈没事,只是想休息一下,她让我给你敷药,来坐好我这就给你上药“说着扶着卓一航坐下,将药拿出来开始给他上药,一边说着”这药啊,可好了,再重的伤也能治好呢?“

  卓一航知道自己的谎言没被拆穿,心中的一颗石头终于落下。可又有些不安,不知到以后如何面对林秀美。胡思乱想着有一搭没一搭的与李香玉说着。

  此时天色以晚,门口来了个丫鬟说道”小姐,老爷吩咐奴婢来请你们前去听雨轩进膳“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告诉爹我们马上就到“李香玉说完又进里屋去请林秀美”娘,你好些了吗?。,爹叫我们去吃饭呢?“”啊!我不太想吃就不去,你和一航去吧“林秀美睡在榻上轻声应道李香玉无奈的走出来,对卓一航说道”娘不想去,我们两先走吧“卓一航心中暗叹知道林秀美现在无法面对自己,更是万分惭愧,可又不知如何是好,只有默然点头”好吧,那我们走吧,别让伯父久等了“与是二人走出阁楼,来到听雨轩。此处景色秀丽风景宜人,李天阳早已在此等候,见得两人就吩咐下人摆上酒宴。开始用膳,席间李天阳再次对卓一航表示感谢,并与他愉快的交谈起来,仔细的询问卓一航的身世经历,卓一航也如实相告,李天阳边听边点头,脸露微笑。一副未来岳父看女婿的摸样,害的李香玉羞不可抑,在一旁撒嗲。一顿饭吃了足足两个时辰,用完后已是深夜于是李天阳叫来下人,送卓一航到庄园东面的贵宾房中休息。李香玉也回自己的闺房去了。

  卓一航和那个叫梅儿的婢女来到东厢房,梅儿帮他整理好房间后说道”公子请早些休息,奴婢告退“施了一礼走了。

  此时已是夜深人静,卓一航脱衣上床,想要休息,可是由于刚喝了不少酒,现在酒力上涌,浑身燥热难以入睡,不自觉的又想起林秀美那娇艳的面容,柔软的身体,丰满犹如玉脂般的双峰,体内一直没有完全平息的欲火又熊熊燃烧起来。

  一时间辗转反侧难受极了。

  忽然只听‘咿呀’一声,门被推开了,抬头望去,原来是李香玉来了。

  卓一航翻身坐起问道”玉妹,你怎么来了,这么晚还没睡“”唉,人家担心你的伤势睡不着,就过来瞧瞧你,伤还疼吗?“李香玉急忙来到床边扶着卓一航坐下。

  ”哦,好多了,这龙蜒草果然是疗伤圣药,现在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那就好,你不知到我有多担心了,对了,航哥,以后千万不要在挣强好胜了,不然你要是有个意外我我“说着双眼一红,哽咽起来。

  卓一航慌忙道”好妹妹,别哭了为兄听你的就是,啊!别哭嘛“说着将李香玉搂在怀中轻抚香肩不停的安慰。

  搂着搂着只觉得李香玉娇躯滚烫,且散发出缕缕少女独特的沁人心脾的体香,卓一航本就欲火难奈,此时更是烧的全身抓狂,忍不住低头吻住了李香玉甜甜的香唇,一双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她的全身游走抚摩,而且力道渐渐加重,李香玉在他的抚摩下,慢慢沉醉,香舌轻吐,纤手环在卓一航的脖子上,曲意逢迎着,同时双腿也蛇一样的缠上了卓一航的腰部,左右扭动。卓一航受到如此鼓励,那还客气,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伏下身压在他的娇躯上,又腾出一只手,熟练而迅速的退去了李香玉的衣裙,顿时一付可让任何正常男人疯狂的肉体陈现在卓一航的眼前,曲线玲珑,凹凸有致,那雪白的肌肤,坚挺饱满的玉峰,平坦光滑的小腹下,芳草萋萋,美丽的玉蚌,一张一合,象是在召唤着他的爱抚,虽然卓一航早就无数次的看过着动人景象,但此时仍是目不暇几,口干舌糙,他脱光自己的衣服,温柔的分开李香玉修长的大腿,埋下头吻上那令人神往的阴唇,发狂的吸吮着,啃啮着,舌头伸进阴户中上下翻腾。同时右手食指按住那漂亮的小仙女,左一圈,右一圈的揉弄,轻扯。

  李香玉哪受的了这样的刺激,阴蒂就象被电击了一样,小穴中如有万只蚂蚁在爬,瘙痒,酸麻,巨大的快感连续冲击着她的身体,全身毛孔大张,一双手忘情的揉搓着自己涨鼓鼓的乳房

  娇柔的哀求倒”啊哦哦航哥我受不了了,快啊,快帮帮我,航哥,我想要“这时卓一航,抬起头嘴上沾满了李香玉穴中流出的淫液,舌头一转将这些琼浆玉液吞入口中,轻轻的笑道”玉妹,别急,我马上用我的宝贝来安慰你“说着拉起李香玉的手,放在了跨下那根坚硬巨大的玉杵上,笑道”你看,它早就准备好了,绝对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呵呵“李香玉只觉得手中的玉杵滚烫的象一根烧红的烙铁,一手只能握住半圈,吃惊的道”啊!怎么变的这么大,航哥我有点怕,小穴会不会承受不了啊!“卓一航窃笑道”那你还要不要嘛!啊,不要我可就嘿嘿“”不,不,不,我要我要,小穴好痒,好哥哥你快点吧!我都难受死了“李香玉一脸企求。

  卓一航见状不在挑逗她,一手抬着巨大的玉杵,伏下身,贴上李香玉的娇躯,龟头在满是淫水的洞口,摩擦几下,沾上少许淫液,然后对准洞口,腰腹一挺”扑哧“一声一插到底。龟头紧紧的顶住了花心。

  李香玉空虚了许久的小穴顿时被涨的满满的,阴茎紧紧的贴在肉壁上,是如此的充实,如此的紧密,她舒服的大叫一声”喔喔啊,好舒服,航哥你的宝贝好棒,动一动嘛!“

  得到玉人如此嘉许,卓一航兴奋异常,深吸一口气,动作起来,却不是大力的抽插,而是别出新裁的摇动臀部,一根玉杵在狭窄紧密的阴户中有节奏的搅动。

  就象在磨墨一样,只不过弄出的不是墨水,而是淫水。

  李香玉在如此款待之下早已春情荡漾,娇喘连连,虽然非常受用,但小穴也更加的瘙痒,被这种痛苦的快感刺激的全身瘫软。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

  啊啊恩航哥我不行了,快啊快点用力插我啊!“卓一航见前戏已经作足,李香玉的情欲已经完全迸发,不在犹豫,将玉杵突然抽出,双手把李香玉肥嫩的阴唇扒开,稍做瞄准,再次大力的进入淫液汩汩而出的仙人洞。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

  ”啊!“李香玉顿时舒服的大叫起来”喔喔好啊!航哥,你好棒,插的妹妹好舒服啊!快快啊!再用力一点“同时玉臀不停的挺动,极力的迎合着卓一航的轰炸

  卓一航听着李香玉的叫床声,无比的满足,抽插的更是卖力,一时间屋内充斥着”扑哧“”扑哧“的声音。

  两人这样疯狂的足足作了一个时辰,终于接近了情欲的的颠峰,卓一航只觉得龟头开始发麻,精关松动,立即加紧冲锋,玉杵在穴中急速的运动,又抽插了几十下后,终于闸门大开,龟头剧烈的一阵颤动,”扑,扑扑“的喷出大量精液。

  李香玉被这滚烫的精液击中花心,只觉如登仙境,花蕊急遽收缩,阴精也滚滚而出,两人狂叫一声,同登极乐

  第三章:夜惊魂

  云雨之后,李香玉浑身慵懒,不一会就沉沉睡去,卓一航却感觉清醒异常,怎么也无法入睡,只得静静的躺在一边,回味着刚才欲仙欲死的动人滋味。看着李香玉横陈的胴体,不知为何脑中却闪过林秀美哀怨凄美的面容,内心一片茫然。

  正当他想的出神时,忽然窗外”咯噔“一声轻响,卓一航猛然醒觉,挺身而起。

  ”谁!?“轻喝一声,迅速穿好衣服,飞快的跃窗而出,环视四周,想要看个究竟。只见屋外一片寂静,月光稀疏,树影婆娑,那有半个人影,卓一航不禁哑然失笑,暗怪自己大惊小怪了,摇摇头转身进屋,谁知刚到门口。

  ”呵呵呵!“身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传来一阵娇笑”真是个笨蛋,我在这呢!呆子“

  卓一航急忙转身向树上瞧去,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伏在树上,因为光线较暗,看不清那人的摸样。

  卓一航听得那人的嘲讽之语,勃然大怒”哪来的小贼,鬼鬼祟祟,有胆下来会会小爷,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哟,手下败将居然还口出狂言,呵呵,真不知羞啊!“树上的人又是一阵娇笑连连。原来正是下午的紫衣女郎。

  ”是你!有胆别逃小爷与你再战三百回合“说完纵身飞向那女郎的藏身之处,眨眼间来到树下,抬头一瞧却不见了她的身影,刚要四处收寻一番,只听得紫衣女郎的声音有从厢房那传来

  ”嘻嘻,勇敢的小爷我在这呢!来抓我啊!呵呵呵“又是一阵清脆的娇笑。

  卓一航这下只气的七窍升烟,脸色铁青,想自己至出道以来何曾受过如此侮辱,更何况还是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女子,暴喝一声,急如闪电般的向紫衣女郎掠去。

  这回紫衣女子却并没有马上逃开,而是的站在那里闻丝不动,脸上挂着几丝不易觉查的微笑,眼看卓一航就要追至,突然一挺身飞上了房檐,回头笑道”来啊!我看看你能不能追上本姑娘,呵呵!“说完展开轻功向庄园后面逃去。

  卓一航立即追去,那女郎似乎有意逗弄他,总是不急不徐的逃着,眼看要被追上,又突然加快速度,甩开一段距离,但又拉的不是很远。直气的卓一航咬牙切齿,拼了命的追赶,两道人影在夜空中飞快的划过,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庄园的后花园。

  这后花园占地约两三亩,园内种满了各种花卉,都是些稀世珍品,明显的比种在谷里的那些还要名贵的多!此时正是白花盛开的季节,满园的芬芳,其中有一片十分地大小的地方种着一种不知名的奇花,更是香气四溢,沁人心脾,让人闻之欲醉!花园的尽头孤零零的树着一座小木屋,这么晚了却还有稀疏的灯光射出。有些奇怪。

  前面跑的女郎一进入花园,四处张望了一下,瞅了瞅那小木屋,诡异的笑了笑,一闪身钻入花丛中消失不见。

  很快卓一航也飞身追至,他一跃入花园凝神一看不见了女郎的身影,心中急怒不已,气的直跺脚,无奈之下只有在花园内四处收寻,希望能发现点什么。

  他在花园内找了一会,没有发现女郎的踪影,有些泄气,而且又见园内的花卉如此迷人,渐渐的放弃了找寻,欣赏起园内的花来,看着园内的百花赞叹不已,很快的他就被最为奇特的花所吸引,走上前仔细的观赏把玩,惬意的呼吸着花中散发出的夺人香气,一时间心旷神怡,早忘了来此的原因。

  就在他流连不已的时候,忽然一阵细微但清晰可闻的喝骂声,传入耳中,卓一航寻声望去,看见了那座亮着灯的小屋,声音就是从那传来的,他顿时起疑,暗想”这么晚了,还有人没睡觉,不知在干什么!?“于是他悄然的蹑步来到小屋旁,想要看个究竟,他用手在口中蘸了些口水,轻轻的将窗户纸捅破,凑上去望里一瞧,一看之下心中狂震,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屋里有个小床,床不是别人正是,武林盟主李天阳和他的夫人林秀美。

  只见李天阳完全没有了白天潇洒亲切的君子之风,双目赤红,面目狰狞,一只手粗野狂暴的摁着林秀美的脖子,口中说着”贱人,你这个贱人,今天看见卓一航那个孽种,是不是又想起念念不忘的旧情人了,哼!长的一模一样是不是啊!

  妈的,我就知道你今天会到这来。“

  林秀美拼命的挣扎着,美丽的俏脸因为呼吸不畅而涨的紫红,奋力摇头嘶哑的说道”不要啊!求求你快放开我,我没有想他,我只是,只是咳咳只是不太舒服想到这来走走。“

  ”走走!!呸,好你个贱人,到现在你还要嘴硬,哼!说什么到这来走走,妈的,这庄园哪不能去,你偏要到这来,为什么!为什么!你说啊!“说着右手一挥”啪啪“几个耳光狠狠的煽在林秀美的脸上,林秀美的俏脸顿时一片红肿。

  李天阳接着说道”还是我来说吧,你到这来还不是要看看种在园中的那些曼陀花,嘿嘿!你以为我不知到,每次你一想起他你就会到这来看花!

  还想狡辩,真是个无耻的贱人!!“

  这时的李天阳已经陷如疯狂的境地,双目喷着熊熊怒火象要吞噬一切,他狂吼一声”嗤啦“扯开了林秀美的衣襟,接着一阵粗暴的撕扯之后,林秀美身上的衣物变成了片片碎布飘落在地,白皙玲珑的胴体暴露无遗。

  李天阳这时从床边的柜子上,拿了一物捏在手中,仔细一瞧正是园中那最为奇特的花。李天阳将花束拿在手中,凝视着,口中发出阵阵阴笑”呵呵!嘿嘿!

  你不是要看花吗?!我现在就让你好好的看,仔细的看!哈哈哈“笑声寒的刺骨。

  接着,一只手分开林秀美的大腿,手指扒开茂盛的芳草地,另一只手那着花,先用花朵在玉门前来回的磨擦,花瓣在阴蒂上不停划过,不时撒下星星点点的花粉,林秀美娇躯狂颤,阴蒂受到花粉的刺激感到阵阵酸麻,玉洞内感觉瘙痒不已,不一会淫水汩汩而出,口中呻吟着”啊!别,别!好痒,好难受啊!喔!呜“李天阳见状狂笑着恨声说道”贱人,这花就让你春情勃发成这样,要是他来不知你又会发浪到什么地步,我操这花这么好你就把它吃了吧!臭婊子!“说着,左手分开林秀美的阴唇,右手一用力将花束插入了阴道之中。

  林秀美只觉下身一阵巨痛,”啊“的惨一声,声音凄绝异常,双腿猛蹬几下,脸色苍白,昏厥过去,一股鲜血顺着大腿根部淌了下来。

  李天阳不为所动,狞笑着的将花束自林秀美的阴道中抽出,动作缓慢至极,似乎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想要仔细的欣赏一番,只见血红的花枝象只蠕虫般慢慢从洞中爬出,花枝上的倒刺刮着肉壁,划出了道道血丝,甚至带起了一些阴唇上的嫩肉。

  本已昏厥的林秀美被下身钻心的巨痛,疼醒过来,却全身无力挣扎,只是本能的发出痛苦凄惨的呻吟,嘶”啊!呜呜“声音让任何人听了都会不寒而立。,李天阳此时似乎也被这凄惨的呻吟声所震撼,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双眼呆看着林秀美苍白的俏脸,是如此的凄美,如此的让人渐渐的脸上的表情由狰狞变为迟疑平静最后变成一脸的疼惜,一会又用手轻抚林秀美红肿的脸,竟哭着说道”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忘不了他,这么多年了,你仍然对他痴心不改,而我这么久以来对你宠爱有加,呵护辈至,却得不到你一丝的真情。“本已平静的脸又逐渐涨红,肌肉不停的抽搐着,轻抚着林秀美的手又开始大力的揉捏着她瘫软的娇躯,声音再次变的阴狠”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以来,我有多痛苦,成天看着自己的老婆闷闷不乐,却是因为别的男人,我好恨,好恨啊!!“

  说着说着,情绪又渐驱疯狂,表情又显狰狞,狂吼道”我要报复,要报复你们这对狗男女,去死吧!!“

  说完竟然解开长裤,一条硕大黝黑的阳具越然而出,青茎缠绕,耸立在空中不停的跳动,象一只饥饿的巨蟒。

  李天阳用手扶住巨棒,对着林秀美被鲜血染红的小穴,猛烈的一插到底,下身疯狂的挺动,丑陋的阳具在林秀美已经红肿的小穴中进进出出,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林秀美此时早已麻木,没有了疼痛的感觉只是屈辱的紧闭着双眼默默的承受着李天阳的施暴,一动不动,脸颊流下几行清泪。

  李天阳却毫无怜悯之心,继续疯狂的摧残着林秀美的身体,象个魔鬼样的叫骂着,耸动着身体似乎要吧林秀美的小穴捣烂。

  这样持续了很久,李天阳兽欲终于达到了顶峰,只见他一阵狂喘之后,全身颤抖精液喷射而出,射入了林秀美穴中,然后筋疲力尽的翻身躺在一边喘着粗气。

  而林秀美毫无动静的躺在那,双腿间已经肿的发紫,一些精液夹杂着缕缕血丝从小穴中流出,惨不忍睹。

  窗外的卓一航呆呆的看着这令人发指的一幕,脑中一片空白,傻了,象中了定身咒样没有离开只是楞楞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很久屋内,林秀美清醒过来,双眼麻木的看了看躺在一侧的李天阳,什么话也没说,慢慢挣扎着默默的起身下床,步履蹒跚的走到一个柜子旁,打开柜子从中拿出一件衣裳穿上,想要离开木屋。

  就在她刚走到门口时,李天阳突然从床上爬起来,飞快的纵身拦在她的身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夫人,别走,我错了,我真该死,不知到为什么疯了,作出这样万恶的事来,“他不停的磕着头,象乞丐一样的企求林秀美原谅自己,和刚才凶神恶煞的摸样判若两人,真是让人惊奇万分,

  卓一航也被这戏剧化的转变惊醒过来,又全神贯注的瞧着屋内的动静。

  林秀美无神的看着李天阳,一言不发。只是木然的站在那。小穴流出的血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一滴一滴的淌在地上。

  李天阳继续跪在地上哀求着”夫人,看在我们二十年的恩情,你就原谅我吧,你也知道,我实在是因为害怕你离开我,怕这一百年来笼罩在我李家头上的百年诅咒,降临在我的身上,一时失去理智,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卓一航在屋外听得惊奇不已”为何伯父会怕伯母离开他呢?这百年诅咒又是什么东西啊?“

  这时林秀美听得李天阳的话,面容急剧变化,生气,寒心,哀怨,无奈,顷刻间无数种表情在脸上呈现转换,最后轻叹一声,”唉!你这是何苦啊!我都与你作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又有了香儿,怎么还会离开呢?为什么你总是在意那不知所谓的百年诅咒。总是甩不开心中的魔障啊!我是你的妻子,是香儿的母亲,我又怎么会离开呢!“

  李天阳一脸的愧疚”对不起,夫人是我的错,我也不知到为什么总是会想起它会总是会难以自制,会发疯会做出这等万恶之事!!“接着一阵唏嘘,说不出话来。

  林秀美叹着气,扶起李天阳”算了,起来吧,我原谅你就是了!唉!“

【完】